联邦CIO如何驾驭总统过渡

随着联邦IT社区为新行政做好准备,专家们认为新的IT计划被搁置了,但他们希望进行收购改革和现代化。

1 2 Page 2
第2页,共2页

他说:“从首席信息官的角度来看,这也为首席信息官提供了从本质上重新开始与组织领导者的关系的机会。”

从联邦首席信息官的角度来看,希拉里·克林顿政府或唐纳德·特朗普政府的情况如何,目前尚不清楚。竞选活动均未回应对此事发表评论的要求,而且政府IT部门也不是任何候选人演讲中的头条新闻。

克林顿政府可能意味着什么

但是观察者却期待着相当冗长的(“详尽无遗”,一位消息人士称)技术和创新 议程 克林顿(Clinton)竞选活动已发布,以表明她的政府将在何处确定其优先事项。在促进宽带发展和捍卫网络中立等许多领域,克林顿的技术政策议程似乎将重提奥巴马政权的落脚点。

霍尔盖特说:“仅根据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关于其职位的记录,很多事情就好像延续了奥巴马总统开始的工作一样。” “既然那样的话,那将是一次同党的过渡,自然会伴随着一些变化,但它可能不会像过渡到新政党那样具有破坏性。”

克林顿承诺在政府IT部门任命首席创新顾问,以帮助降低联邦政府内部采用新技术的障碍,将数字服务确立为“联邦机构的永久优先事项”,继续开放政府数据并扩大作用的 美国数字服务,是一项白宫计划,旨在通过技术改善政府运营和服务。

“许多内容表明,他们将继续本届政府对技术提供的指导和重点-前所未有的重点-技术的作用,政府使命,数字化政府,提供更好的选民服务,提高曝光率为了社会利益而使用数据,使用大数据来驱动政府决策。”信息技术行业理事会下属的IT公共部门联盟高级副总裁Trey Hodgkins说。

特朗普政府可能意味着什么

他说:“特朗普政府周围的清晰度还差很多,从技术的角度来看,他们究竟将做什么。”

霍奇金斯的确传达了特朗普竞选活动高级职员与科技界官员之间高级别会议的消息。他说,讨论的重点是减少公司与联邦政府开展业务的壁垒。

霍奇金斯说:“与特朗普竞选活动进行的对话更多地集中在合规性挑战和作为政府部门卖方可能带来的负担上。” “他们愿意考虑这些负担。”

双方都承认需要改革

因此,克林顿和特朗普似乎都已经承认,要进行更多的改革,以便在收购和采购过程中扩大联邦IT商店可用的技术,许多新贵供应商表示,他们在进入市场方面遇到困难。

企业云供应商Nutanix的联邦部门副总裁克里斯·霍华德(Chris Howard)说:“围绕收购政策,需要做大量的工作。” “它需要更加开放,让其他厂商竞争,很多时间是为某些厂商或现有公司编写的。”

收购改革一直是霍奇金斯集团(ITAPS)长期以来的优先事项。他谈到政府收购和采购的“落后性”和“功能失调”,并指出围绕技术购买的太多规则反映了一次性大规模购买的过去时代,而这种时代并不能反映出不断增长的敏捷开发的时代。指导商业领域新的IT建设。

他说:“从技术角度来看,我们认为政府的程序不符合实际情况,我们认为是时候重新审视这些程序了。” “大多数机构都落后于商业市场,甚至是公共部门的某些部门,而且远远落后于某些机构,例如州和地方机构。”

对于FITARA以及斯科特和奥巴马政府其他成员进行的所有改革,人们普遍同意,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来改善政府对技术的使用。奥巴马呼吁设立31亿美元的IT现代化基金,该基金将提供一种机制,以促进机构努力更新其旧系统。已通过众议院并等待参议院审议的《现代化政府技术法》为同一目的提供了另一种供资方式。

斯皮尔斯说,他欢迎为代理商的CIO提供更大的预算余地,尤其是从一年的资金周期中解脱代理商的建议。更长的资金筹措时间以及CIO本身的职衔更趋连续,可以帮助机构更有效地进行早就应该进行的IT改革工作。

斯皮尔斯说:“我坚信拥有这种资金灵活性,这样您就有了三年资金的想法,这使组织在进行这种IT现代化方面具有更大的灵活性。” “我们在系统中的重复数量在联邦政府中甚至在机构内部都令人震惊。”

版权© 2016 IDG通讯,Inc.

1 2 Page 2
第2页,共2页